万博manbetx官网  ››  深度  ››  正文

疫情下,邮轮行业该反思什么?

2020-06-01 20:41:56 来源:中国船舶报 作者:

5月18日,债券评级机构穆迪公司将嘉年华集团的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别,原因是该公司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目前处于停航状态。业内人士表示,信用降级意味着嘉年华集团的发债成本将进一步拉高。

这波疫情下,国际邮轮业被迫按下了“暂停键”,各大邮轮公司相继发布停运公告。随着疫情持续蔓延,多家邮轮公司市值大幅缩水,全球邮轮业陷入“停摆”。目前,占据全球客运量近80%的全球最大的三家邮轮公司——嘉年华邮轮、皇家加勒比邮轮和诺唯真邮轮已暂停所有班次的航行。

业内人士指出,自今年年初以来,邮轮公司的美股股价大幅下挫,市值大幅缩水,这让很多人看到,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整个邮轮行业“手足无措”,让邮轮公司“猝不及防”,但面对此次危机,邮轮行业和邮轮公司除了遭受打击,更应看到自身在应对突发事件中的弱点和不足。

毕竟,像嘉年华集团被调低信用评级一样,即便当前筹集到的现金流可以撑过“未来12个月零收入”的运营成本开销,但高额的利息支付,依然不会让其“过得”很轻松。

因此,除了不断采取不同的应急措施,邮轮公司更应该冷静反思自身在过去几年中的经营手段和战略布局是否合理,理性分析在这场疫情中得到了哪些经验和教训。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推动全球邮轮行业健康发展,实现“历劫”后的“重生”。

筹资只是应急措施

近日,穆迪公司给予嘉年华集团“Ba1”的信用评级,是垃圾级别中的最高一级,并将其高级无担保债券评级降低一格至“Ba1”。穆迪公司表示,嘉年华集团的财务指标“在可预见的未来不能显示投资等级”,未来复苏进度可能会缓慢。5月19日,嘉年华邮轮股价走弱,一度跌超7%,5月21日的总市值为83.41亿美元。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嘉年华集团的发债成本将变高。在调低信用之前,嘉年华集团的发债利息为5%~6%,但在调低信用之后,发债利息涨到11.5%。这样一来,即便融资到位,嘉年华集团也会因为信用降级而在未来支付更多的利息费用。

其实,通过筹资让现金流充裕,只是一种非常的应急措施,但不是长久之计;仅寄希望于疫情结束,让邮轮航线快速复航,也只是一种被动的应对措施。上述两种方法,只能从表面化解当下邮轮公司的尴尬,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美国邮轮史发展专家彭晨表示,嘉年华集团和皇家加勒比邮轮如果没有在过去4年内分别花费100亿、30亿美元用于股东分红和股票回购,那么在此次疫情面前,他们完全有足够的财务实力来应对疫情,而不是进行紧急融资。

据悉,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改变了有关回购的规定后,回购变得越来越流行。它们被视为向股东返还现金的一种方式,因为从公开市场撤资往往会推高股价。例如,在过去3年里,希尔顿全球控股有限公司每年平均回购14亿美元的股票,并在2019年产生了14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其自由现金流利润率为14.6%。

在过去的两个月,为了进一步降低因停航带来的现金流紧张问题,嘉年华邮轮、皇家加勒比邮轮和诺唯真邮轮通过各式方法,增强其财务流动性。其中,3月13日,嘉年华集团提取了全部30亿美元循环信贷额度。3月底,嘉年华集团又宣布,通过发行债务和股权混合债券,筹集约60亿美元。至此,嘉年华集团筹集到了90亿美元。

3月25日,皇家加勒比邮轮获得了22亿美元的有担保定期信贷额度,将用于运营资金以及一般的公司用途。5月13日,由于面临巨额亏损和流动资金缺乏,皇家加勒比邮轮又以28艘邮轮和重大知识产权作为抵押品发行价值33亿美元债券。

5月6日,诺唯真邮轮第一季度年报显示,通过债务和股票发行筹集逾24亿美元的资金。至此,该公司拥有了超30亿美元流动资金,即使在未来18个月零收入的情况下,也可以维持公司的稳定和运营。如果没有这笔资金注入,诺唯真邮轮在之后12个月内将面临资金短缺、难以维系业务运营的困局。

由此可见,如果在过去几年里,大型邮轮公司懂得更好地控制财务支出,未雨绸缪,能考虑到未来可能发生的,哪怕是极小概率的突发事件可能对邮轮旅游造成的极大负面影响,从而提前为自身留出一些富有弹性的资金储备、可应对的危机方案,也不至于在此次新冠疫情中变得如此被动。

目前,大型邮轮公司只能寄希望于疫情的结束,以及全球邮轮市场全面复航的到来。因为只有邮轮旅游重启,才能带来可持续的现金流,让整个市场活跃、让现金流通起来。而邮轮公司也能因此降低融资风险,回归到合理的发展轨迹上。

但这样的希望和依靠,显得太过于“不确定”。

对抗风险能力不足

国际邮轮协会(CLIA)称,当前邮轮行业面临困境。但在这场疫情暴发之前的10年里,邮轮行业一直呈现良好发展的态势。据CLIA的统计数据,2018年全球邮轮游客人数达到了2850万人次,增长6.7%,好于2820万人次的预期。2008年,全球邮轮游客人数为1630万人次,10年来增长了74.8%,年均增长5.8%。由此可以看到,2018年全球邮轮游客人数的增长态势好于过去这10年的平均水平。

从每床每晚船票收入来看,2018年诺唯真邮轮上涨4.7%,达到了226美元;嘉年华集团上涨5.6%至166美元,皇家加勒比集团上涨3.4%至177美元,地中海邮轮则为155美元,同比下降1.2%。每床每晚船上消费收入方面,嘉年华集团上涨5.6%至55.8美元,诺唯真集团上涨0.5%至95.3美元,皇家加勒比集团上涨5.3%至70.3美元,地中海邮轮下降1.4%至52.0美元。在运营成本中,从除去燃油外净邮轮运营成本指标来看,嘉年华集团、皇家加勒比集团、诺唯真集团分别增长3.3%、4.4%及3.2%,而地中海邮轮则有5.5%的下降。每床每晚净利润方面,嘉年华集团上涨18.7%达到37.6美元,诺唯真集团增长15.8%达到50.7美元,地中海邮轮仅为22.9美元。2018年各邮轮公司的满舱率,地中海邮轮做到了111.6%,而皇家加勒比集团、诺唯真集团、嘉年华集团分别为108.9%、107.6%和106.9%。

嘉年华集团自2013年以来,净资产收益率逐年提升,2018年已经接近13%的水平,2013年最低也有4.5%的水平。皇家加勒比邮轮的数据更是漂亮,2018年的净资产收益率接近17%。

如此的顺风顺水,让大型邮轮公司开始采取扩张船队的发展战略。在市场需求的促动下,邮轮公司看好未来几年邮轮行业的发展,因此,将更多现金投入到购买新船和维修船舶上。

其中,2019年,嘉年华集团的手持订单的费用为145亿美元,皇家加勒比为114亿美元,诺唯真邮轮为80亿美元。

在市场需求的刺激下,大型邮轮公司不断扩大船队规模,以此抢占市场份额,占据主导地位。但船队规模的扩大,又带来船舶维修费用的增长。业内人士表示,以前,大型邮轮一般每10年翻修一次,但近几年来,翻修的频率越来越高,有些甚至5年多就要翻新一次。这样一来,又给邮轮公司带来了一定的成本压力。

同时,过去几年里,大型邮轮公司的财务运营状况和经营收入都是建立在全球市场平稳运行和公司正常运营的基础上,但并没有将大型突发事件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考虑在公司的发展战略范畴内。

例如,2019年,嘉年华集团的游客预付款总金额为47亿美元,皇家加勒比邮轮为34亿美元,诺唯真邮轮为19.5亿美元。这些预付款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三大邮轮公司的现金流,并促成了良好的经营报告。但这些好看的数据不仅仅反映了“太平盛世”下的繁荣,更隐藏了邮轮公司对抗风险能力的不足。

尤其是这次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邮轮停航,让所有邮轮公司在没有营收却还要继续支付庞大费用的情况下,很快就面临了巨大财务挑战。毕竟,债务要偿还、船舶要维修、基本运营要维持,所有这一切,让停航的邮轮公司变得“压力山大”,各家公司的股价也因经营困难而大幅下挫。

即便是已经筹集到90亿美元的嘉年华集团,也在近几日表示将采取裁员、临时解雇、减少工作周数、对包括高管在内的全公司减薪等措施,以进一步增强资金流动性。据了解,嘉年华集团已经在美国佛罗里达办事处解雇了超过800名岸上员工,此外该集团旗下荷美邮轮和世邦邮轮也临时解雇了美国西海岸50%的员工。在加利福尼亚,嘉年华集团旗下公主邮轮也采取了临时解雇、降薪和裁员相结合的措施。

此外,5月12日,世邦邮轮总裁Richard Meadows和荷美邮轮总裁Orlando Ashford也分别宣布于5月底离职。

尽管,目前嘉年华集团、皇家加勒比邮轮、诺唯真邮轮的现金流相对充足,资产负债表也比较健康,但美国道琼斯旗下金融杂志《巴伦周刊》称,2020年嘉年华邮轮将有18亿美元债务到期,并要支付48亿美元的新船承诺款。皇家加勒比和诺唯真邮轮的处境类似,如果长期陷于困境,这三家公司可能被迫重组。

中小型运营商被淘汰

4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发布了有效期至7月24日的“停帆令(NoSail Order)”。该命令可至少保留100天,除非美国政府确定新冠疫情不再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该命令没有撤销,至少在7月中旬之前,美国市场将没有邮轮可以航行。

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嘉年华集团在5月4日宣布从8月1日开始恢复其北美业务,其他邮轮公司也急切等待复航。但在疫情得到完全控制之前,邮轮公司必须将全船的载客率压低到可控水平。而且,即便在7月24日之后,部分航线得到开放,邮轮公司也只能进行一些无目的地旅游项目,或者安排游客去邮轮公司所拥有的岛屿旅游。毕竟,未来短期内,要想邮轮在全球各个港口靠岸,仍然困难。

彭晨表示,一艘大型邮轮的营收零点为60%左右的载客率。也就是说,如果载客率低于60%,船舶运营商或将盈利困难。疫情期间,不少邮轮公司通过低价促销、给予125%的改航优惠船票值和船上服务免费券已经使其损失了一部分的利润空间,未来短期内即便小部分复航,也不会对邮轮公司的盈利起到较大的作用。

例如,嘉年华集团在宣布复航后,其预订量在3天之内猛增600%,专家认为,这与其推出促销价格有关。以从迈阿密出发的4天航程为例,其预订价格已低至119美元(约合人民币845元),部分8天航程的价格甚至低至519美元(约合人民币3685元)。

世卫组织表示,如果过早解除隔离,将导致疫情“致命反弹”。

彭晨认为,邮轮公司越早恢复运营,其风险越大;对所有运营商而言,即使能够恢复运营, 2021年也将是“失血期”,而一些中小型邮轮运营商将面临更大的生存危机。他认为,有些邮轮公司也许会选择在今年10月1日前后开始恢复运营,或者在2020年12月~2021年1月间开始恢复运营,但不论是哪种情况,都将错过每年盈利最高的夏季航线。不过,通过有序的调试,部分邮轮公司或可在今年年底迎来节日航行的高潮。而且,如嘉年华集团、皇家加勒比邮轮、维京邮轮、迪斯尼邮轮等大型邮轮公司,具备了解决流动性资金问题的能力,而地中海邮轮、云顶集团如果不能从母公司或其他地方及时获得帮助,注入大规模资金,或将面临重组的危机。那些中小型运营商如无大规模资金注入,则将面临破产或被并购。

此次疫情,将对中小型邮轮运营商造成较大的影响,他们的“回血”速度将慢于大型运商,彭晨预计,未来邮轮行业中,大批中小型销售商、服务商、供应商将被淘汰。

优胜劣汰下,一些优质的大型邮轮运营商的抗风险能力将得到强化,但仅仅提高单个运营商的能力,并不能整体提高邮轮行业的“体质”。

彭晨认为,未来,邮轮行业所有的利益相关方,尤其是运营商之间应加强彼此间的协同合作;邮轮运营商还应进一步完善紧急自救机制,提高与全球各大港口的协同能力。此外,邮轮行业还应加速搭建一个具有应对社会应急功能的公共平台,该平台既有服务于邮轮生态的数字平台,又有集合购票、结算、供应、物流等要素的功能,从而全面引导邮轮行业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