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nbetx官网  ››  文化  ››  正文

疫情守夜人

2020-02-19 08:37:57 来源:中国水运报 作者:李由之

大年初四的凌晨,我正刷着微博,突然收到老于的消息。老于是东旺村的小组长,我以前下乡帮扶的联络人。帮扶工作结束以后,接触虽然少了,逢年过节也会在微信上问候一句。这时候还找我,怕是有什么急事吧?

——李主任,这时候还在工作啊。

——在了,老于,这都几点呢,还不睡啊!

——没有,睡不着,净瞎想。就想问问这次的防疫工作什么时候结束?

——哦,是村里面动起来了?

——动起来了,都动起来了。初二支书去镇上开了会,回来就广播了,还让我们一家家地都通知到。

我看了下时间,都夜里一点了,老于还在忙碌。不过他这么一说,我倒安心不少。东旺村是个大村落,由四五个村合并而成,村民有五千多人,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多,疫情防控的压力很大。尤其是过年期间走亲访友,乡亲们的防疫意识不强,很容易带来病毒的扩散。

——一定要做好工作,让大伙都呆家里别乱出门。这次的肺炎传染性特别高,聚在一起很容易感染的。

——晓得晓得。村里也不让串门了。

——是封路了吗?我记得村子进出外面的道路有好几条。

——都封起来了,就留下一条路,设了岗哨,不让人随便进出,白天晚上随时守着。村小组成员轮流值班。哈哈,我运气好,摘了头牌。

原来如此。大过年的,别人都在家团圆,老于一个人值班,确实辛苦又无聊。我打开视频通话,让他给我看看值班的环境。只见路口简单搭了一个铁架棚子,棚子外裹上帆布——这是农村常用来做红白喜事的。棚内就拉了盏灯,有一张圆茶几,上面开着一台电油汀。地上铺了帆布,帆布上又铺了一层厚厚的稻草,稻草上有一套被褥。老于裹着军大衣,在寒冷的空气里,能看见他嘴角呼出的白气。条件这么简陋,我心里一阵发紧。

——老于啊,这次情况比较严重,可能十天半个月都不能结束,得有“持久战”的准备。村里面还是要想法子给卡口上添些物资,让同志们保重好身体。

——时间太紧了,只能先救个急。支书这两天忙得冒烟,到处在找物资,慢慢就会好的。

我跟老于聊了一个多小时,才互道“晚安”再见,这时我仍然没有睡意。打开窗户,我静静地凝视夜色,天边悬挂着几颗微弱的星星,黑暗越发沉重而压抑。可我却仿佛看到远处有千百盏灯亮起,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极力冲破黑暗,迎接黎明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