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荆州 ——生活记事簿

2019-12-11 16:34:14 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工作一年余,一直想提笔记录一下生活,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咳,其实就是懒)。现正值中秋佳节阖家团圆之际,故土千里,不能一观。故胡涂乱抹以防胡思乱想,也遥祝父亲母亲中秋快乐!

(一)

在荆州吃的第一顿早饭,我印象极深。拖着行李箱,背着大书包,一家挨着一家找包子店。一溜儿看过去,不是面就是米粉,反正没看到卖包子油条的。走了估计有三四百米,眼看着街道的名称都从xx路换到xx路了(记性不好,忘名字了),还是一无所获。

累是真的累了,时间也过的飞快,眼看着都八点了,报到第一天就迟到,肯定不行。心一横,走进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牛肉米粉店。一大早就吃面,在我前二十年的人生中几乎是没有的,看着邻座那碗堆满牛肉的油乎乎的面条,我内心深处是拒绝的。

店里人多,老板也顾不上站在价目表旁一脸迷茫的我。价目表上的牛肉、羊肉、鸭肉、鸡肉仿佛有了实体,他们身上的脂肪紧紧贴在我的神经上,让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本来就不太好的眼神开始涣散,整个人都有点儿呆滞,如果再有口水流下来。。。(恩,画面太美,不敢看)。

我的头和眼睛无意识的跟着一个飘过我腰侧的小黄碗,碗的最上面好像卧了个圆圆的、黄黄的、我曾经不屑一顾的、煎鸡蛋!煎、鸡、蛋!这三个字恍若成了最高深的武功心法,瞬间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差点喜极而泣)。我兴奋地问做饭的师傅,能不能给我单独盛个煎鸡蛋。师傅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只要一个鸡蛋?我把头点的像上了发条一样,嗯嗯嗯嗯嗯嗯嗯。师傅大声吼,来个荷包蛋。我一听,连忙大声冲师傅道,我要煎蛋,不要荷包蛋,还伸手冲那一摞码好的煎蛋点点点。师傅用余光扫过我,这个就是荷包蛋。啊?难道我真的傻了?荷包蛋和煎鸡蛋已经分不清了?荷包蛋难道不是没有壳的水煮蛋?行吧,傻就傻了吧,反正也没多精,你说啥就是啥。我从善如流,立马改口,师傅,给我来个荷包蛋。

2018年8月的一天早上,你路过xx路的牛肉粉店,或者恰巧就在那里吃饭,看到一个三尺高、两尺长的橘色行李箱旁坐着个细胳膊细腿,看起来弱不禁风、一脸傻相的小女生(切,装嫩),桌上比脸还大的碗里只有个煎蛋,啃一嘴,嘬一小口瓶装的超冰豆浆,还不时打个寒颤,那几乎毫无疑问,你,看到了我!(朋友,我们相识的时间,提前了!)

(二)

从武汉到荆州再到江陵,我的嘴巴是o-0-○,我的心情是!-!!-!!!。作为一名纯正的北方人,除了坐火车的时候看到过武汉长江大桥下的长江,就没有更近距离的接触过长江。

安顿好行囊,领导说要带我上船,在车上我发挥了一直很丰富的想象--一艘没有顶的小破船,吱悠悠吱悠悠在江上摇晃,二泉映月的旋律不受控制的一遍遍在脑海回荡,整个一凄凄惨惨戚戚。走在码头栈桥上,心里边既忐忑又兴奋。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对着硕大的“长江航道”四个字儿,心里有一丝窃喜,哈哈,原来还有顶,哈哈,原来不是小破船。跳趸两旁摆了不少盆栽,可能不到时候,没一盆开花的。那天,我第一次听到“趸船”这个词儿,第一次走上趸船。

想知道后续的事吗?哈哈,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中秋过节,有点放飞自我)

(三)

第一次随船测量,领导再三向我确认,我是会游泳的。我肯定地告诉他,在游泳池里是会的,一米五的水池还能游个来回呢。领导一听,把我身上的救生衣绑的更紧了。

这次测量开的小艇,领导亲自开船,让我站(坐)在他旁边(哈哈,操碎了心啊),我老老实实地站(坐)在驾驶室(真是让人省心的好职工)。第一次跟着小艇出去,有些兴奋。听师傅们讲小艇没那么稳,容易晃,也容易晕船。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晕不晕船,但还是不自觉向洗手间靠了过去,随时做好准备。

小艇速度也还好,感觉不到怎么摇晃,宽阔的江面,过往的船只,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师傅摆弄着测量设备,还不时向我讲解。电脑上变动的测深线让我想到心脏跳动的轨迹,长江母亲,祖国的心脏(酸菜,你够了)。

S线测量看起来最有意思,船往左开,往右开,再往左,再往右……晃倒是没晃晕,看的眼晕。全程最好玩的,就是靠岸拍照(菇凉,你是去学习测量滴),船靠近岸边的时候,浪会特别大,拍的艇身啪啪作响,小艇被掀的左右摇摆得厉害,有几个岸头感觉就差那么一丢丢小艇就要翻过去了,感觉像在坐海盗船,特刺激(拍砖吧,介菇凉已无力吐槽了)。

整理照片的时候,一脸懵圈,看起来都是一个样。领导站在后边指导,这个是xxx护岸,这个是xxx高滩守护……整理完毕,我忍不住问,xxx护岸和xxx护岸看起来也没啥差别,领导你是咋知道的啊?领导幽幽的看了我一眼,你过几天看一回,看个二三十年,你也知道(好吧领导,看得出来你很敬业)!

(四)

第一次晕船,其实在船上已经呆了大半年了。上午还是风和日丽,阳光和煦,下午两点多,天一下子阴了下来,狂风卷积乌云,大有“黑云压船”之势。趸船在风与浪的夹击下,上下起伏,左右摇晃,晃动得十分厉害,系泊的缆绳拽的趸船咚咚响。

感觉晃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了,虚弱地打开手机,才三点钟。感觉又晃了一个世纪,再次打开手机,才三点二十。当时感觉自己已经快不行了,头昏脑涨、四肢无力、恶心想吐,完全摊在了桌子上。瓢泼的雨已经阻挡不了我想上岸的心,哪怕淋成落汤鸡也不想再受这等子洋罪,奈何整个人像是废了一般,动都动不得了。师傅们的说话声不时传到小办公室,他们的声音是真洪亮,他们的精神是真的好,他们一点都没受到这狂风骤雨的影响,他们没人像我一样。突然有点心酸,感觉自己成了个小可怜(哭唧唧)!

那天下午,师傅喊吃饭的声音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温暖,感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一天终于过完了!

(五)

不止一次听师傅们讲船上有老鼠,其实我是不大相信的。船在水里边,离岸那么远,怎么会有老鼠?我这人其实没啥洁癖,但对洗东西有点执着,洗个碗没个三五分钟是洗不好的,有时候磨蹭一下,十分钟八分钟也是有的。所以有时就会出现我这个饭前“冲碗”的,和人家饭后洗碗的,一同挤在厨房“洗刷刷洗刷刷”。大家后来都有了默契,只要看我在洗碗,就出去说会儿子话,等一会儿再过来洗。或者看我准备洗,赶紧插个队,用个三五十秒把碗一冲。对于这个习惯,我也很不好意思,所以一般都磨到最后洗。

和往常一样,端着小饭缸,甩着小筷子,一蹦一跳的来到厨房,我一只脚刚踏进厨房,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低头一看,一只油光水滑银灰色大老鼠就在离脚不过二十厘米的垃圾桶旁,它埋在垃圾里的脸抬起来,和我对视了一眼,在我响彻整个趸船的尖叫声中,我俩慌不择路,各自逃窜。

要说所有动物里我最怕什么,老鼠当之无愧,稳坐第一。和老鼠在船上的第一次“会晤”,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巨大的阴影。我不再敢一个人去洗碗,每天混迹在人群中,哪人多往哪凑。去个洗手间一步三回头,左顾右盼,雷达式扫描各个角落,有点风吹草动都是一哆嗦。找物资开柜门,坚决站在人群大后方,确定里边没老鼠才敢往前凑。中午睡觉也睡不踏实,害怕老鼠会爬到身上。那真是草木皆“鼠”,惶惶不可终日。

要说这个阴影最后到底是咋抹平的,其实我已经不大记得了,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唯有午夜梦回,那双和我曾对视过眼睛,还能让我回忆起那段神经质的日子(是够神经的)。

(六)

说起老鼠,就不得不提一下上班路上遇到的一群“抢劫犯”了。早上去上班,天气阴沉,看起来要下雨,揣上老板递过来的牛肉大包子,骑着共享单车赶紧跑。在包子店门口打转的五六只小狗聚拢在一起,跟了上来,我一心想着赶在雨来之前到单位,也没在意。

从包子店这边上堤的路有点偏僻,刚骑到最荒芜的地段,这些小狗突然蹿起来将我团团围住,它们个头都不高,最大的还没过膝,全身上下沾满了泥浆和草屑,看起来脏兮兮的。它们分工明确,前后包抄、左右夹击,围着我跑,前面两只还露出自己锋利的爪子和牙齿,边跑边回头,挑衅的冲我龇牙咧嘴,想逼停我。看到这么多小野狗,我一下子慌了神,这里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它们冲上来咬我怎么办(领导,问个事,如果被咬了算工伤嘛)?别看它们个头小,一个个凶神恶煞,那咬牙大叫的模样,仿佛和我有啥深仇大恨。

看样子应该都是些流浪狗,跟着我应该是想吃我买的包子。对方狗多势众,我果断认怂,使出吃奶的劲儿把包子甩了七八米远。果不其然,它们都转头追包子去了,我才得以脱身(有组织、有计划、有分工、有胆识、有谋略,嗯,可以组团出道了)。

值得一提的是,有只小黄狗没有去抢包子,而是跟在我的车旁,一路随我到了码头。码头到趸船有门禁,我开了门赶紧钻进去,它的爪子急切地扒拉着紧闭的大门,发出低沉的呜呜声,好像在诉说“它”对家的渴望。

(七)

这个中秋,啥也没干,就坐这写写写了。撂笔罢工,和爸妈视频电话去喽,科技改变生活啊!

最后用东坡居士的一首词做个结尾吧(显得咱还是个文化人儿)!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宋)苏轼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首页  ››  {{content.fullColumn}}  ››  正文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来源:{{content.source}} 作者:{{content.author}}

字号

本文章/书籍为收费内容,价格为{{articlePrice}}元。包年会员可直接查看全部内容,充值成为包年会员请点击 充值

查看全文
{{countPraise}}
  • {{item}}

相关文章

扫一扫关注微博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下载客户端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万博manbetx官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万博manbetx官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首页  ››  {{content.fullColumn}}  ››  正文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来源:{{content.source}} 作者:{{content.author}}

字号

附件

{{item.title}}

{{countPraise}}
  • {{item}}

相关文章

扫一扫关注微博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下载客户端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万博manbetx官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万博manbetx官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首页  ››  {{content.fullColumn}}  ››  正文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content.source}}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相关阅读

{{content.title}}

价格:{{content.articleExt[0].value}}元
确认购买

直接前往充值包年会员?

请打开手机微信扫一扫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