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ontent.fullColumn}}  ››  正文

铜鼓咀灯塔上的“夜明珠”

2019-09-23 20:57:18 来源:中国水运报

那座灯桩,是纪念英魂的丰碑,

也给了英雄回家的方向;

那座灯桩,给寂静的铜鼓岭注入了活力,

也是龙楼镇独特的人文历史标签。

2016年6月25日,中国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在铜鼓咀灯塔的注目下,在万人瞩目中,呼啸而起,成功将载荷送入预定轨道。

长征七号这一飞,斩获了许多“首”。首次由海路运往发射场,中国首座海上航天城首次发射;中国首型“数字火箭”,其成功首飞标志着我国运载火箭在数字化设计上跻身国际先进行列……但是,许多人都不知道,还有那么一“首”,铜鼓咀灯塔护航海运62年后,首次护航“天运”。

长征七号火箭承担我国空间货运飞船的发射任务,成为我国空间站的“天地运输走廊”。灯塔,作为走廊的“前卫”,被赋予了新的使命!

大海标志

在海南省文昌市龙楼镇的铜鼓岭风景区,游人来来去去穿织在美丽的风光之间。淇水湾、云龙湾、大澳湾,风动石、银蛇石、海龟石,月亮滩、宝陵河、石头公园,此伏彼起的景色不断地冲击着人们的视觉。

铜鼓咀灯塔,位于铜鼓岭东端的岭嘴上。它以挺拔的英姿屹立山顶,以粗犷的方式默守着信念,从航标人粗糙的手中接过船者的祷告,即使岁月刻意消磨也不肯转换角色,静静地演绎自身的庄严。

20世纪50年代,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次较大规模的航标建设高潮,中国现代灯塔(桩)超过50%在那个时期建成。而作为中国海防前哨的海南岛,航标大建设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御敌”:构筑航标导航网,方便军舰出入各大小港口。

于是,1954年,海军南海舰队在铜鼓咀竖起一个三角形2米多高的铁架子,使用燃油灯器发光,称为灯桩,成为海南环岛东航线上的大海标志。这是灯塔的雏形,别看只有2米多高,凭借所在的“嘴”位,灯高达到134米,射程有10多海里,满足了当时渔船、军舰的导航需要。

建造这样一座灯桩,除了导航民船和军舰的必需,还寄托了海军战士浓郁的战友情结。因为,就在灯桩的脚下,铜鼓岭的北端,上百名为解放海南的“渡海先锋营”战士的灵魂在这里。

李光邦,解放海南时任琼崖临时民主政府文北县县长,他将“渡海先锋营”的事迹当作家史说给儿子,传给孙子,以此缅怀英勇的先烈们。

李光邦的儿子李华影在一篇回忆父亲的文章里详述了“先锋营”渡海作战的悲壮经过。1950年3月解放海南的“渡海先锋营”从徐闻启航在赤水港湾登陆海南。因没有航标引航,仅靠抱虎岭上几支手电筒制成的信号灯给渡海解放军指向,造成渡海过程中几艘船舶迷航触礁。很多战士不是牺牲在敌人的炮火,而是牺牲在海浪暗礁。其中,渡海先锋营三连副指导员丁占祥带领的那只船,20多位战士在大海中被强风吹到龙楼乡沿海,11日黄昏才在铜鼓岭北端登陆。那时,铜鼓岭驻扎敌人团部有炮兵和一个营的步兵。但是夜色茫茫风雨交加,敌人没有发现,大难不死的15名战士在他们的鼻底子下悄然上岸,和敌人战斗了起来。渡海先锋营最后牺牲了100多名战士。

不知姓名,没有造册,他们被草草的安葬在铜鼓岭山脚。那座灯桩,既是纪念英魂的丰碑,也给了英雄回家的方向;那座灯桩,给寂静的铜鼓岭注入了活力,也是龙楼镇独特的人文历史标签。

灯桩建成后,部队在旁边同时建起了一个“小通观站”,监测周边海域的动静。一桩一站被作为重要军事设施,有一个班的战士进行了维护管理。荷枪护卫、轮流站岗,每次上岗必先向灯桩敬礼,成为默契。

这个默契持续了九年,直到一个叫黄善林的年轻人出现。

1962年,海军进行优化整编,一直由战士直接维护的航标,改由非军人维护,有文化懂机械的黄善林被招为部队职工,专责铜鼓咀灯桩管理。

黄善林,1938年3月10日生,20岁那年读中学时就入伍当兵,两年后退伍当教师。过了两年,结婚才三年的他不顾护士妻子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走上别人眼里充满恐惧的铜鼓咀,拿28元工资。

铜鼓咀山坡上长满野波萝树和许多不知名的植物,小心穿过密林中那遮天蔽日的绿荫小路,便看到灯塔。灯塔面向大海,50米外就是悬崖,悬崖下便是浩淼的大海。迎着肆虐的海风,俯瞰深渊的悬崖峭壁,人不敢直腰,只能匍匐行走。

重返军营,但身份不再是战士。他在灯桩旁盖起了一人茅草屋,晚上就守着灯桩,白天才回到家里。向灯桩敬礼,交给了“准军人”。

上山下山、点灯关灯、砍荒开路,险峻的铜鼓咀上,简陋的灯桩旁,多了一道流动的风景。

航标本色

标志,是一种展现,展现的是时空特色。当时间走到70年代,一座更具鲜明时代特征的圆柱形钢筋混凝土灯桩,在原位置上代替了铁架灯桩,铜鼓咀灯桩以别样风情展现个性。

是一场台风令灯桩改变了姿态。

1972年8月,20号超强台风在海南省文昌县登陆,造成51人死亡,沉船184艘、损毁各类船只359艘,上千间房屋被夷为平地,以至于海南人遇到说大话的人便问“72年生的?”。铜鼓咀铁架灯桩也不能幸免,灯器被打碎,灯罩被吹的不知去处,小茅屋被四分五裂飞向漫山遍野。与灯桩相处了九年的黄善林,心痛但很无奈。台风过后他四处寻找物件,一点点的拼接回原来的灯桩模样。

有鉴于此,次年春,海军决心将铁架灯桩改为石砌灯桩。肩扛手抬,黄善林与战士们一起将一块块石头搬上山顶;日赶夜赶,黄善林与战士们硬是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把一座高3米的石砌圆塔形灯桩建设成。

桩身坚固了,但仍然简陋。灯器是光秃秃的一盏煤油灯,连灯罩都没有,更不要说透镜;塔外壁安装几根粗钢筋,就是爬梯了。即使这样,黄善林也把这灯桩视如珍宝。白色外墙稍有褪色,他就刷新;塔内偶有斑点,他就擦拭;塔外长起杂草,他就铲除。一座不起眼的灯桩,被他美化成世外桃源。

部队在距离灯桩约50米的地方,建了一间10平方的灯守房,黄善林晚上就住在那里。黄善林家住在文昌县龙楼公社山海大队岐山村,从家里到灯塔走路需3小时。为了每天到灯桩快点,他早早就赶路。后来省吃俭用买了一辆自行车,赶路时间缩短到1个小时。可是,感觉不是很管用。山路坎坷,小石块经常扎胎,遇上雨天还要“车骑人”。黄善林干脆不回家了,就住上山顶,与日月星辰为伴。住在原始森林里,困难自然不少。没有水,从山脚一桶桶背上去;没有电,一盏松油灯和一个收音机相伴漫漫长夜;虫蛇常临,每进屋都要仔细检查每一角落,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打死了6条蛇。窗门坏了,自己修自己换,不给单位添麻烦。

石砌灯桩建成的那一年,部队撤守铜鼓咀,留下山脚的数十间营房,也交由他看护。这样一来,黄善林拿44元工资,整天绕铜鼓咀兜转,很少能放心回家一趟。他买了一条猎枪,防狼防兽,偶尔打个山鸡野兔改善生活。整天一个人,与人见面少,没有人说话,长此以往,几乎不会说话了。

1973年7月13日晚,白天除草不小心被荆棘刺伤脚的黄善林,早早包扎好伤口后就躺下休息。躺下后才觉得奇怪,经常呼呼的风停了下来,平时叽叽喳喳的鸟声也没有了,整座山寂静得让人心慌。从收音机里,他知道有一个10级台风在琼海登陆,可这样的台风在海南太常见了,而且夜空上月亮一片皎洁,满天的星斗还在眨着眼睛,一点台风的预兆也没有。

“啪”,屋顶上的一声响把黄善林惊醒,桌子上的时钟显示时间是4时15分。推门一看,大风怒吼,将一根干树枝吹断砸在屋顶。抬头一望,灯灭了。他不顾脚痛,爬上灯桩点灯,但风太大了,几次刚点燃就被吹灭。想想风这么大,应该没有什么船在海上,作罢算了。

他那里知道,这是海南有史以来最大的台风。《琼海县志》记下了这场台风的惨烈:狂风席卷琼海、万宁、定安、屯昌、白沙、昌江、东方7县,全海南区现场死亡903人,仅琼海就死亡771人。仅琼海一地,房屋倒塌10万间,半塌11万间,其它财产损失惨重。

在这场灾难中,航标本色表现得何其真切。

7月15日,黄善林看看灯桩没有什么损失,就一跛一跛的下山,想找当护士的老婆要点药铺脚。一到龙楼,就听到人们议论纷纷,说嘉积那边如何凄惨,死了多少多少人。一名武装部的干事扯着嗓子重复着“所有民兵请互相转告,自带工具口粮到中学集中,前往嘉积救灾……”一向热心的黄善林,顾不得脚痛就奔向集合点。

到了嘉积看到,那简直是人间地狱。房屋全部倒塌,处处是血迹、残墙,悲伤、失望、哭泣席卷整个小镇。黄善林和前来救援的人一道,强忍着泪水,搬、找、翻、抬,将幸存者送往医院,将一具具尸体从废墟中挖出来。忘记伤痛不知疲惫地忙了三天,黄善林脚肿得大腿般粗。家人没他音信,便将他的名字报上了“台风失踪人员名单”。

参与这场救援的,还有多名航标人,黄良田,符国新……,更有一位站在风口浪尖。2003年《琼海日报》在《7314,一场所没有预兆的18级台风》的追忆报道中,真实地记叙了那名灯塔员在灾难面前的表现。“许振环,一位当年博鳌公社的守塔人。作为守塔人,灯塔是博鳌港来往船只的重要航标,所有过往的轮船需要它的光明。但此刻,灯塔已被狂风在瞬间吹倒,他也根本看不清海边到底有多少船只。博鳌港,曾经是热闹非凡的港口,许振环去当那里的守塔人,自然是责任重大的。可现在,灯塔被吹坏了。坚硬的钢架折下了头颅。泊在港内的200多艘渔船在狂风中轰然相撞,桅杆断裂的咔嚓之声不绝于耳。几十吨重的渔船被强风卷到半空又重重地砸下,海滩上尽是断板碎片,如同遭遇一场残酷的海战。许振环当时正是30出头,血气方刚,他放下自己的两个孩子不管,连滚带爬和派出所的同志一起组织民兵救人、抗风。风停了,他才发现同伴们的身上有些已经体无完“服”,破碎的布条在暴风雨中紧贴着满是血迹的身体,他在别人的眼里也是如此这般。那时,他们都不知疼痛是什么了,只有一个念头——救人。

“7314灾难”,距今已经43年,许多参与救援的航标人都三缄其口,或是不堪回首、或是当作本分,但历史不会忘记,琼海人民没有忘记。今天,我们在这本南海航标的史册上,为他们补上这浓重的一笔。

历史承担

文昌,不但“文”昌,“武”也昌。文昌古称紫贝,自西汉建至今已有2100多年历史,为海南三大历史古邑之一,海南闽南文化发源地。文昌物宝天华,人杰地灵,涌现出共产党大将张云逸、国民党将领陈策等196位将军,被誉为“将军之乡”。

可见,这方宝地无时不与军队和海防结缘。

铜鼓岭的得名之一就来自军队。《文昌县志》记载:“东汉马伏波将军率部征交趾在此(铜鼓岭)扎营,班师回朝时遗铜鼓,后人掘得,故名铜鼓岭。”“他的兵马就曾驻扎在铜鼓岭下,驯兵镇边。”“据传,在那万籁俱寂之夜、在那风狂雨骤之时,在那铜鼓岭之巅的密林中,人们还似乎能够品闻到马伏波将军率部征战时的号角声、铜鼓声和踏石裂火的铁蹄声……”后来,在这片土地上,明朝有苗兵驻防,清朝有黎兵驻扎,国民党有薛岳部队驻守。解放后,铜鼓岭更是人民解放军的海防前沿阵地。

上世纪70年代,中国在建设航天发射场选址时,就把铜鼓岭脚下的龙楼列为最佳场址之一,但因国际环境和国防前哨的原因未能入选。铜鼓岭那时已经走进了现代军事发展的视野。

铜鼓岭的航海航标,也随着不同年代军队的替换而进化。自然航标(风动石)——人工航标(旗杆)——现代航标(灯桩)。

1982年,全国航标由部队移交地方管理,已经安装了电灯器和重型闪光仪的铜鼓咀灯桩移交给广州航道局海口航标区。1989年12月,灯桩改建为灯塔,塔身升到6.5米高,安装美国FA-251型灯器、太阳能板和10组5GN-100铅酸蓄电池,射程达15海里。从这开始,灯塔名符其实,并开启了一个新的征程。灯桩升级灯塔施工期间,国防科工委、航天部派专家到文昌考察,两次登上高高的灯塔察看地形环境,设想建设新的航天发射中心,并称灯塔是天然的“卫兵”。“这灯塔还能导航天路?”为专家带路上塔的黄善林知道这消息后,高兴得经常从梦中笑醒。

一天又一天,航天发射场不见动静,灯塔却再次飞跃。1995年,那座石砌灯塔被推倒,原址上被一座六棱形钢筋混凝土灯国家二级灯塔代替,塔身高10.6米,射程18海里,并装上了国产KT-1型雷达应答器。

仿佛是灯塔引导发射场的进程。桩升塔时有专家来,新灯塔建成后的次年(1996年),全国政协副主席钱伟长专程到海南考察航天港选址时,又到了文昌的铜鼓岭,并正式就建立航天发射场征求海南省委的意见。黄善林再次激动起来,他心想,能看护一座护航火箭的灯塔,是多么自豪的事呀。可惜,发射场论证时间太长了,直到退休,发射场还没有动工的迹象。

1998年,守护灯塔35年的黄善林退休,他很不情愿的走下了铜鼓咀。这时,灯塔应用了太阳能供电、冷光源发光、故障自动切换主副灯等多项新技术,灯塔改为无人值守。但退休后的黄善林有些不放心,仍坚持每月至少一次上山看一眼灯塔。2013年后爬不了山了,隔三差五还要到铜鼓咀山脚望一望灯塔,家人怎么也拦不住。

为表彰他的奉献,海口航标处在龙楼镇购置一处房产让他退休后安享晚年。据悉,全海口航标处有两位灯守员享受这待遇,连处级干部也不能,也从来没有人有异议,可见灯守员多么受尊敬。

这样的尊敬不是一般的礼仪,而是近乎虔诚。黄善林退休后,管理铜鼓咀灯塔的航标站换了几任站长,每一任站长新到任的第一天都来向他报到:黄老,铜鼓咀灯塔交我了,您老放心!这仪式,又成了铜鼓咀灯塔新的默契。

2007年,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文昌新航天发射基地正式动工建设,并同时建设航天主题公园。文昌航天发射基地将承担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大质量极轨卫星、大吨位空间站和深层探测卫星等航天器的发射任务。

人民网专文报道了开工建设前的“火热”情景。“文昌建设新航天发射基地的消息传开后,在海内外引起强烈轰动效应,商家和大批游客纷纷来文昌考察、洽谈投资项目和游览观光。工程还未开工,2007年文昌市接待海内外游客便突破143万多人次,同比增长17.2%……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原航天部副部长、嫦娥工程总设计师孙家栋由此乐观认为,航天项目将成为文昌乃至整个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引擎。”

为适应文昌航天城建设的助航需要,航海保障工作也及时跟进。2012年2月,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专家到铜鼓咀实地勘察,详细了解铜鼓咀灯塔现场状况、灯塔用地界址、地形地貌和上山道路情况,为铜鼓咀灯塔再升级收集前期资料。

2016年,文昌航天发射基地建成并首次发射卫星,灯塔开始承担新的使命——从海上运来的大型火箭凭灯塔指引进入基地,每逢火箭发射必须在灯塔上进行安全警戒,灯塔上设置专用方位点校准轨道座标。铜鼓咀灯塔正式护航“天路”。

火箭带“火”了龙楼镇的经济。凭借航天发射基地建设和航天主题公园旅游拉动,居民收入增加了近20倍,灯塔护卫下的海上旅游和海洋文化成了龙楼蓝色经济的重要一环。

目前,海口航标处已经发布招标公告,一座形似火箭、高达50米的灯塔进入建设准备。不久,铜鼓咀灯塔将以更高的标准、更昂扬的姿态完成新的护航使命。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来源:{{content.source}} 作者:{{content.author}}

本文为收费文章(价格:{{articlePrice}}元),剩余字数约为{{remainWords}}字,点击查看全文进行付费阅读。

查看全文

扫一扫关注微博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下载客户端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万博manbetx官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万博manbetx官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阅读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来源:{{content.source}} 作者:{{content.author}}

附件

{{item.title}}

扫一扫关注微博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下载客户端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万博manbetx官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水运报”、“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万博manbetx官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水运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阅读
首页  ››  {{content.fullColumn}}  ››  正文

{{content.title}}

{{content.subTitle}}

{{content.publishTime}} {{content.source}}

责任编辑:{{content.editor}}
相关阅读

{{content.title}}

价格:{{content.articleExt[0].value}}元
确认购买

直接前往充值包年包月?

请打开手机微信扫一扫进行支付。